制度与潜意识

注:此文写于10个月之前。准备写续集了。

 

制度与潜意识

在已经过去的2009年里和即将结束的2010年,这个世界不太平静。借用鲁迅的一句话,我向来并不会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度这个世界,只想表达对畸形敬意和躁动的远离和思考。本文试图讨论制度这一抽象命题与人类潜意识之间的关系。

我曾偶然间与朋友就“什么是决定社会发展的核心”作了为时3个钟头的激烈争辩。我持有的观点是:体制是核心地位,只有建立一个完善的,在理想化情况下接近 没有漏洞的体制并把它立于核心地位,社会才能有可能进步。而他认为:教育是核心。只有把人的整体水平提高到一个显著的层次,最终靠一种道德的约束与自觉, 社会便自然进步。3小时后,他被我说服,放弃了教育核心地位之说,承认体制核心,但对是否存在这种体制表示怀疑。下面说说我的理解。

体制就是规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所以,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规则。不管是何种规则,规则都相当于一种软性或硬性的约束,教 人做什么不要做什么。我想到一个简化类比,或许可以方便表述我的观点。由于地球上已经有60亿人。通过某种科技随机地让2010年地球上的100个人突然 量子迁移到火星。这个没有人烟的可怜星球上突然出现的这100人,既然是突然出现,必然恐慌骚乱。假定过了一段时间,借用祖国政府爱用的词,所有人“情绪 基本稳定”。火星上有人类所需要的资源,但是非常有限。好了,这样一个在美剧里经常出现的故事背景,一般会有怎么样的走向呢?

基本上,他们会首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按照自己的习惯和直觉分成不同类的部分。人类群体中,按智慧来分基本上总能分成智者,平庸者和蠢点的;按体力来 分,会有高大威猛的强壮者,体格居中者,和老弱病残者等;按受教育程度分,会有受教育程度高点的如砖家教授和稍微低点的。当然,按性别分,会有男性,女性 或其它。很明显,智力和体力并不呈某种线性关系。为什么我这么不遗余力的分这些东西?因为这100个无序的个人最终必然会形成一个由少数具有某种特质的人 主导的可能有序可能更无序的社会,可能的话会演变成“国家”。不同的主导者,会给这个国家带来完全不同的命运。强势群体比弱势群体有更多优势,这样直接或 间接造成信息及资源的不对称。

在开始的时候,生存压力导致人们根本不会去想太多关于“国家”的高级命题。于是一批强壮者去寻找生活必须的资源如水源。假定火星上人类所需要的啥资源都 有。但是否稀缺人们都不知道。这样,就给少数人可以控制稀缺资源提供了可能。在地球上,一般情况下,石油,电力,核能,货币发行,权力,武器等稀缺资源都 集中在一小撮人手里,在条件成熟时最终形成垄断。但这是后话。在生存还是问题的时候,物质追求占主要地位。能够给人们带来物质满足的,自然有可能成为凝聚 人心的向心力。于是人们自然而然的会向强者或准强者靠拢。这个时候的强者,可能是真正的身强力壮者,也可能是真正的智者或能给人带来生存希望的人。前者人 们主要因畏惧而聚集,后者人们主要因敬佩而聚集。

最终,一盘散沙的这100人,会慢慢变得有秩序。这是一种自发自觉的,没有强制力的推动。因为人们需要凝聚在一起抵抗火星上的气候和面临死亡的残酷。当人 们开始在火星上找到可以饮用的水源,可以栖身的居所,可以御寒的兽皮时,当人们不再把随时可能死亡当作每天必须面对的事情时,高级的活动可以开始了。人们 就希望这种状态可以延续,平衡不易被打破。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开始在心里呼唤一位可以带领他们的人前进。就算人们再不情愿,历史证明,某个人物也会出现试 图改变群龙无首的局面。于是三种情况发生了,一种是人们自愿的推举。一种是强制性的豪夺。另一种是带领者的慢慢进入历史舞台最终走向或被推向历史舞台。权 力的争夺在这个时候必然发生。

于是,火星进入了另一个时代,即有领导者的时代。这样会必然产生层级,慢慢就有了体制。100个人从无序进入有序。事实上,就我的理解,只要有层级,就会 有制度,而且无处不在。即使没有,人们会想方设法创造一个出来。在计算机语言中,算法即是规则,是程序与数据结构的结合,告诉计算机怎么做。而操作系统就 相当于人类社会的体制。操作系统运行于计算机硬件之上,用来约束软件的行为。而大大小小的软件就是每一个人类个体。操作系统是由软件编写出来的,有了之后 又反过来给软件提供一个运行的环境。

慢慢的,政治就会在这100个人里面出现。有限的资源虽然有限,但必须由人来分配出去。而分配权便成了众相争夺的对象。但是分配权如此稀缺又不得不设立, 只能由能者胜任。理想情况下,为保证公平,必须选出一位德才兼备者承担这个重大事情。但人皆有私心,完全的公正是不可能的。在卢梭看来,人们心甘情愿让渡 自己的一部分权利,把原本属于所有人的公共资源分配权交给一个人或少数人掌管,是一种基于信任社会契约。于是,基于不同的社会资源,设立不同的部门和机 构,这样,权力层基本上这样形成了。过了一段时间,在这个100个人的微小社会里,有了议会,内阁,教育机构,安全,军事等部门。蚂蚁虽小,五脏俱全。

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性格的差异决定了对待权力的不同。人类几千年历史,无外乎权力与资源的争夺史。个别留恋权力的人,会想尽办法避免权力旁落他人,干脆给 自己的子孙。就有了世袭制度,君主制度。有些人相信天赋人权,支持普世价值,于是有了选举,有了寡头政治,老人政治。回到这100个人里。假定不管以何种 方式,此时已经有了一位领导者。可能的话,他的意愿和性格基本就可以决定整个100个人的性格。如果他是希特勒式的人物,于是火星会变成全民狂热不可自拔 的德国。如果他是耶稣,那么火星就成了宗教之地。如果他是毛主席,则火星变成了共产主义。但如果他差强人意,会被取而代之。即使他一世枭雄,也不免机关算 尽忹费一生。

在我看来,当前祖国的体制就是微软的操作系统。占世界四分之一的用户都在使用这个系统,即使它不可否认地存在无数漏洞。可是有人热爱它,有人憎恨它。有人 习惯它而不以为意。微软的操作系统是不开源的,提供了大量傻瓜化的软件供对计算机怀有敬畏之心的人使用。既然不开源,人们包括软件工程师都搞不清楚内部的 运行机制。太多的不透明的函数调用让人产生不同的用户体验。又兼有太多后门程序,让有志者有志无门。小平同志说,只有改革开放才能救国。虽然部分源码确实 是开放了,可是依然存在无数问题。这个后文再叙。

某国的体制就相当于开源的Linux操作系统。这个系统在无数程序员的努力之下日渐稳健,运行平稳良好。启蒙运动时期的卢梭就是早期的高级程序员之一。他 把天赋人权思想封装成开源的底层函数库提供给后世的程序员,使得大批追随者得以继往开来,得以构建越来越宏大的软件和系统。但是,这种毫无限制的开源也带 来了不可避免的弊端。基于开源,使得这个系统过分张扬自己的优越感,处处跟不开源或半开源的别的系统过不去,处处以仲裁者自居,到后来人神共愤之。这种情 况下,绝对的自由还不如相对的目田。

当然,世界上还存在无数大大小小别的操作系统,无非是这两种的修改版,精简版,混合版,山寨版或阉割版。

现在,回到体制的问题上。存不存在一种完美的体制?在我看来这等于在问,存不存在一种完美的计算机操作系统?因为两者广义上是同构的。基本上,这种完美体制的诉求根源在于想要改变现状。

虽然人们都知道完美的东西不存在,但为何不存在?我理解的是,完美的东西是一种非稳态,是一种过度有序。要维持它,从物理学角度上说,必须越过足够多的势 垒施加足够多持续的能量,让它摆脱熵增的宿命。从心理学角度说,太过完美的东西必会招来嫉恨从而会被人们打破这种完美。从数学角度上说,完美是一种极值, 要么极大值,要么极小值,要么最优值。或者说一阶可导。但往往在一个广泛的区间上取得极值的概率微小到不足以被人观测,即使被观测到也是转瞬既逝的。根据 测不准原理,在微观角度即使你测准了粒子的速度,你不可能测准其位置。反之亦然。另外,完美是相对的概念。换一个尺度,换一种心情,换一个环境,换一个观 测函数,它就不完美了。

既然如此,相对完美的制度应该是存在的,人们可以尽可能趋近于它的极值。

由于几乎所有额外的东西都是建立在规则或制度之上,必须依赖于这一无所不在又极其必要的框架,那么制度就必须处于核心地位,一切活动都应以此为基础。并用它作为一种强制性的外在约束来约束人的行为。为什么?

这是因为,这个世界,虽然错综复杂,在我看来,却无外乎人心二字。人类一切文明都是人创造的,一切战争都最初源于某个人或某群人的内心深处。比如第一次世 界大战导火线是某王储被刺。而整个一战的起因归因于派出此刺客的那位的内心深处。二战的狂热战火和惨绝人寰无外乎发源于希特勒同志狂热的潜意识之内,最终 整个世界为他的某一疯狂的邪恶想法买单。即使某次行动是一次集体行为,是一群人的智慧,但最终拍板定音的,还是那寥寥无几的某个人。伊拉克战争如果没有布 什签署,想必中亚是另一番景象。亚历山大如果打消不断扩张的想法,在每晚睡觉之前听一听舒缓的班德瑞音乐,想必整个欧洲是另一种版图。慈嬉太后如果在尽情 挥霍民脂民膏的时候稍微想一下自己只要稍微弹一跟小指,少建一座多得不能再多的陵墓,江南五百万人就会不再有饥饿困苦,而这五百万人里总有人可以成为国家 之栋梁社会之脊梁。

由此可见,人心虽然是最脆弱的部分,也潜藏巨大的能量。智慧和权力被正义善良者拥有和被邪恶无耻之徒拥有,给世界会带来两种完不同的格局。人失去选择的权 利的时候,他就会认命或抗争。但人面临过多选择权的时候,他会谨慎,最终会作出自己的选择。但带来的结果却取决于支配他作选择的内心深处。看了《盗梦空 间》,让我尤其对人类潜意识中蕴藏的能量表示敬畏。且不说那种可以潜入深层梦境盗取潜意识的科技是否能够实现,也不论这种盗取的行为是否合情合理合法,因 为当前世界的法律远没有强大或全面到可以界定这种盗取行为的程度,单单看潜意识本身,难道不正说明整个世界只是表象,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核心力量深深包含于 人脑深处吗?

不错,人类在进步,世界在发展。且世界即由人来创造,必定按人的思维方式创造。但为什么人的意识有如此强大的创造力和破坏力?由此,我得出一个结论:世界 上最强大最不可预测的力量,不是美国,不是核武器,不是盗梦科技,不是经济总量,不是GDP,不是总统首相,而是人类的潜意识,而且是少数人的潜意识。

为什么我认为是少数人的潜意识?

翻开历史书你就会发现,人类历史徐徐展现。但决定历史进程和走向的,其实并不是劳苦大众,也不是数量占绝大多数的普通人。而是在社会顶层的所谓精英,和处 于最下层的真正悲惨者。这可能与大多数人的认知冲突,但在我看来,却是铁的事实。翻开你的字典就会发现,词汇要么是由精英创造的,如学术专有名词和科技新 词,要么是由混蛋粗俗者无聊者创造的,如各种骂人词汇。占大多数的普通人似乎保持了沉默,虽然他们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历史进程难道也不是这样吗?史上大多 数革新,运动,起义,改朝换代,哪些不是对生活现状不满的人发起、推动?科技的进步,哪些不是懒惰的极客创造的?因为懒,所以有科技。因为穷,所以有起 义。因为不满,所以想推翻。反而那些碌碌的人习惯安于现状,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处在来自精英的忽悠与来自一无所有者的恨意之间。

于是,在概率理论看来,整个社会的这三种人基本上是正态分布。两头加起来占5%,中间占95%.在任何两种状态之间转换都是要付出代价。这种分布事实上也应该是合理的,符合自然规律。一旦出现偏差,必然出现问题。

好了,回到那100个人。由上可知,理论上,这100人里社会精英和一无所有者各有2.5人约3人,普通大众有94人。如果这100人里面有一位牛顿或爱 因斯坦,即使他不是权力层,也自然属于精英,因为他们的思维推动了科学进步。如果有一位希特勒,到底应该划到哪里呢?理论上也应该属于精英,因为他可以让 整个德意志精神高度统一一起做反人类的事情,没有特殊能力,一般人是无法达到的。理论上也应该有几位丐帮成员,他们的出现是社会优胜劣汰残酷法则的体现。

这样一个小型社会,即使人数再小,如果没有好的体制约束他们,也会出问题。可以让亚里士多德来主管教育,因为他爱好这个,且是学术的权威。但如果让亚历山 大来分管教育,估计学生会不好过。这就证明,必须要让合理的人合理地占据合理的职位才可能发挥合理的作用。任何这四个合理中的一个变成不合理或不太合理, 必然出现问题。而由人来控制和维持这种合理的表象并不能保证真正合理。于是,需要制度。而且,需要一个由人创造出来,最终可以独立于人的制度,才可以约束 这些制度的伟大创造者们!

比如三个饿极了的人分一锅汤。每个人理论上都想喝到尽可能多的汤,但又要保证所有人满意。这个时候如果是你,你会选择什么样的规则?如果是10个乃至100个人呢?1300000000人呢?

由此,我得出最终结论:制度的终极目的是用来约束人的潜意识。

中国是一个亲情大于法理的社会,几千年来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宗族观念。生于斯长于斯,我可以深深体会到浓浓的人情带来的好处。但种种证据表明,这仅是一面之 辞。现在先抛开那100个人不说,先说一说中国人的信仰。绝大多数人越来越意识到,中国现在的局面是由中国人基本没有信仰造成。在我看来,这是不对的。信 仰虽然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行为,但绝不是根本原因,只而是一种结果。本质在于这个“信”字。“信”乃“自信”。我深深记得,小学时幼稚无邪的我在回答错 老师问题时那种负罪感。小时候脑子里的种种创新火苗被湮灭时的压抑感,做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却得不到认可与赏识的无助感。久而久之,爱玩的天性被扼杀,调 皮的本能被退化。变得沉默内敛,干脆韬光养晦。

10/10/2010 sundeepblue@Florida
(待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