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与画家 读书笔记(1)

10/14/2012 一口气把这本书读完了!受益颇多.下面是从书中摘录的笔记.

——————————

许多伟大的公司,一开始做的事情都是与后来业务完全不同的事情

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

与其说优秀的软件设计师是工程师,不如说是建筑师.建筑师决定做什么,工程师想出怎么做.

如果单纯地决定如何实现某种规格,那肯定不是黑客.黑客的最高境界是创造规格.

我现在认为,大学里教给我的编程方法都是错的.你把整个程序想清楚的时间点,应该是在编写代码的同时,而不是在编写代码之前,这与作家,画家和建筑师的做法完全一样.

编程语言应该是一支铅笔,而不是钢笔.

达芬奇不这样想.他对作品每一部分的认真程度完全不取决于会有会有人仔细看这一部分.坚持一丝不苟,就能取得优秀的成果,因为那些看不见的细节累加起来,就变得可见了.

如果黑客只是一个负责实现领导意志的技术工人,职责就是根据规格说明书写出代码,那他其实与一个挖水沟的工人是一样的,从这头挖到那头,仅此而已.

黑客就像画家,工作起来是有工作周期的,有时候愿意为一个项目一天工作16个小时,等过了一阵,你又会觉得百无聊赖,对所有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多人共同开发软件需要合作,但不要合作过头,如果一个代码块由三四个人共同开发,就没有人真正拥有这块代码,最终它会变成像一个公用杂物间,没人管理,又脏又乱.

从他人角度思考问题是成功的奥秘所在,换位思考并不意味着你要做自我牺牲.大多数人类创造者都是为人类用户而创作,你必须理解用户需要什么.几乎所有最伟大的绘画作品都是画人的,因为人类总是对自身感兴趣的.

判断一个人是否具备换位思考的能力有一个好方法,那就是看他怎么样向没有技术背景的人解释技术问题.源代码也应该能自己解释自己,如果我只能让别人记住一句关于编程的名言,那么这句就是<计算机程序的构造与解释>的卷首语:程序写出来是给人看的,附带能在机器上运行.

如果编程是与绘画和写作同一类的工作,黑客是否有机会像伟大的艺术家一样备受推崇,流芳后世呢?很遗憾,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声望这个东西,总是经过漫长的时滞以后才会确立,它就像很遥远的星系发出的光,经过许多光年才被我们看得到.

智力越高的人,越愿意思考那些惊世骇俗的思想观点,不仅仅因为聪明人本身很积极地寻找传统观念的漏洞,还因为传统观念对他们的束缚力很小.

做一个异端是有回报的,不仅在科学领域,在任何有竞争的地方,只要你能看到别人看不到或不敢看的东西,你就有很大的优势.所以,训练自己去想那些不能想的事情,你获得的好处会超过所得到的想法本身.

我们能很有把握地说,现在正是编程的黄金年代.大多数领域的伟大作品都诞生于很早以前.1430年到1500年之间的绘画杰作,至今仍然是不可超越的.

历史的常态似乎就是,任何一个年代的人们,都会对一些荒谬的东西深信不疑.只要有人稍微表示怀疑,就会惹来大麻烦.

优秀作品往往来自于其他人忽视的想法,而最被忽视的想法就是那些被禁止的思想观点.

守口如瓶,笑脸相迎.

加入”搏击俱乐部”的第一条规则就是不得谈论搏击俱乐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