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做糊了

今天在屋呆了一天,非常惬意,因为另一篇期刊论文的写作有一点点小进展。 下午4点突然感觉饿了,于是到Papa Johns买了超大号的皮萨。最近我对它家的皮萨特别着迷,没想到今天边开车边吃了八块中的两块。 顺便去了一家墨西哥超市买了牛肉、西红柿、洋葱、香菜、辣椒,准备做一顿丰盛的炖牛肉犒劳自己。加上六七个香蕉,总共价格不到15美元。想起来如果是在国内,相同币值是断然不能买到同样数量的东西的,心里愤懑了一下。 一番准备工作之后,水陆俱备,只欠火候。 不能干在旁边站着等。突然发现头发长了。隐约还记得刚来时,我第一次理发是让学校里一位老美女士给理的,花了15美刀。后来证明,心疼不说,那理发水平真是不敢恭维。那时的口语磕磕拌拌,即便跟她比划了半天东方的审美情趣,头型构造,最终的效果仍然是被同学笑话。从此决定再也不让老美给自己理发。自从来了美国,理发一般都是同学免费操刀。但是让同学理发有一个问题,需要同步两个人的时间,好不容易可以理了,即使理得不好,也不好意思说理得不好。 今天室友不在。何不自己给自己理发呢?想起来自己就激动不已。我准备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由于脑袋是不规则的椭球体,在水平方向虽然有两个自由度,但最大转角只有180度。上下方向也有两个自由度,但基本上对于理发来说,这两个自由度其中的一个基本没有用处。只能小心翼翼战战競競在水平方向操作。看到镜子里的剪刀,手操作起来却不太听使唤。局部地区还只能进行微操作。虽然浴室里有两面镜子,但互相反射,几乎可以纵观椭球体的80%。所幸室友买的电动推子马力十足,除了噪声巨大外,似乎坎瓜切菜,应付自如。 但是由于从来没有进行过这项工作,心里不太有底,忐忑不安。除了光头,我想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头发开玩笑。但是手起刀落,不容分说,饱满的头发已经凹了一块。这下没有退路了。要么让这凹处更加凹下去,要么把硕士所学落到实处。硕士研究的课题是曲线曲面光滑性和二阶及高阶可导性分析。于是,我只好试图消除拐点,让曲面一阶可导,二阶光顺。 果然,三分钟以后,渐入佳境,已臻化境。不断变换着姿势,赤裸着上身,任碎发如雨下。 大概40分钟后终于理完了。 没有想到,这是我来美以来最满意的一次!出乎我的意料。 可是,我的牛肉煮糊了!30%变成了焦碳。